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出境游 > 资讯 >

埃及黑白沙漠 不属于地球表面的风景

时间:2014-10-31 11:56 旅游好地点 点击:次 纠错QQ:1727532362

 

白垩岩在大漠风沙年复一年的打磨侵蚀之下,形成白沙漠和各种造型的白色岩

 

 

□文/图 骆仪

我清楚知道过去两天我身在何处:北非,埃及西南腹地,撒哈拉沙漠东部,距离开罗5小时车程,距离最近的绿洲巴哈里亚半小时。但那一座座旷野中拔地而起的黑色沙山,雪原般的白沙,如此迥异于我所知道的沙漠,丝毫不像是地球表面的风景。

A 爬上“金字塔山”

 

 

白垩岩在大漠风沙年复一年的打磨侵蚀之下,形成白沙漠和各种造型的白色岩石

撒哈拉的风沙能越过地中海、越过直布罗陀海峡到达欧洲,但从摩洛哥出发的骆驼商队要走几个月才能穿越撒哈拉沙漠到达埃及。汽车的发明和公路的开辟把沙漠旅行的时间大大缩短,却无法缩小沙漠的面积。

孕育了古埃及文明的尼罗河流域,实际上仅占了埃及国土面积的4%,而那96%都是沙漠。尼罗河以西,沙漠一直绵延至利比亚边境,巴哈里亚是距离开罗最近的大绿洲,也是深入沙漠前最后的温柔乡。我们在此吃过午饭,换乘越野车,装上露营设备、食物和餐具,向沙漠腹地行进。

空气越发干燥,植被越发稀少,人类活动的痕迹越发罕见。无边的黄沙,看不到尽头的硬土路,风声呼啸,只有我们一辆车在奔驰,连杂草都看不见,更别说动物和人。渐渐地,天边出现一些黑色的小土墩,沙漠颜色渐暗渐黑。车子停下,我发现自己站在一片黑黄掺杂的沙地上,仿佛到了煤田,又仿佛是黑沙海滩。周围矗立着许多座圆锥形的黑沙山,司机说,离我们最近的这座是黑沙漠里最高的沙山,人们称之为“金字塔山”。

在埃及的吉萨,我曾钻进了一座金字塔,但没有一座金字塔能允许游客攀援至顶端,在金字塔顶打斗的幻想也只能在电影《变形金刚2》里实现。而在沙漠里,人类设定的一切规则和边界都不存在,你面前只有大自然。

同行的几个瑞典小伙子大吼一声,拔腿往“金字塔山”跑去。踩上沙山,才发现沙山的黑来自覆盖在黄沙表面的黑色石块和砂砾。边缘锋利、形状不规则的石块仿佛被机器切割而成,黑得发亮。越往上爬,山体越发陡峭,脚下的碎石和黄沙纷纷下滑,沙漠的罡风更令我举步维艰。在山脚下,“金字塔山”看起来只是个小土包,爬上来才体会到它有多高,向山顶全力冲刺的瑞典人、在山脚下徘徊不敢上来的韩国妹妹,此刻在我眼中都成了遥远的小不点。手脚并用、一步一滑、气喘吁吁地爬到山顶,我颤颤巍巍地直起身来。

坦白说,我踏上黑沙漠时是有些失望的,因为想象中是一片纯粹细腻的黑沙,实际却掺杂着黄沙,又如此粗粝,在视觉上一点都不惊艳。但站在沙山顶极目四望,我的失望便消失无形了。每个方向都能望到天边的地平线,天空和沙漠那么辽阔,辽阔到这许多近百米高的沙山都显得渺小了。寸草不生的黄褐大地上,一座座黑沙山仿佛是沙海中的孤岛,又像是地狱里钻出的恶魔。除了沙山和一条笔直的沙漠公路,再无任何地形特征。起伏的沙丘和沙山本是沙漠的地形符号,这里的地面却那么平坦,沙山又那么高,边缘倾斜如直线,看起来,这些沙山不像因风吹袭自然形成,倒像是被上帝之手从空中倾倒到地面的!

同属撒哈拉沙漠,黑沙漠与我到过的摩洛哥西部沙漠Erg Chebbi如此迥异。后者完全符合我对沙漠的最美想像,沙子金黄细腻,没有一点杂色,沙丘层层叠叠,呈现着音符般的纹路。而我眼前的黑沙漠,像“好奇号”传回的火星照片,像电影《普罗米修斯》中的造物主星球,唯独不像地球。都说精确切割、造型完美的金字塔像外星人的作品,那这些“金字塔山”呢?

分享到:
标签:发饰长发发箍发色洋气清新